当前位置:哈密新闻资讯 > 民生社会 >

30年,浦东的巨变从何而来?_生活

来源:   作者:哈密新闻资讯   时间:2020-04-27 02:01

  今年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。短短30年,当初一片农田的浦东,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座功能集聚、要素齐全、设施先进的现代化新城,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,成为“排头兵中的排头兵,先行者中的先行者”。这种变化从何而来?进入新时代的浦东,又将如何续写传奇呢?

  矗立在浦东外高桥的海鸥门,见证着区域的发展变迁:1992年,这里出现中国的第一个保税园区;2004年,第一个保税物流园区也在此诞生;2013年,这片区域成为中国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,贸易是这里不变的主题。

  张秋平是这个物流园区的主管,管理仓库的进出口业务。这些年,园区由最早8家物流企业增长到近百家,最高峰时进出区货值达到1012亿美元;在张秋平眼中,一切改变的印记都能在这个仓库里找到。

  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仓库主管张秋平说:“以前就十几件货,很少很少。现在仓库里满得不得了,我们的服务对象以前国内的比较多,现在基本上是跟老外做生意。”

  外高桥已经成为许多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站。吴坚是施坦威的销售总监,去年底,他一手打造的施坦威之家在淮海路开业,这是他们在上海的第一家旗舰店,接着还会有第二、第三家;企业对中国市场的投资,势必进一步加大。施坦威最初进驻外高桥的时候,只是开设一家国内市场钢琴分拨的贸易公司,随着自贸区货物进出和资金流动便利化水平提升,施坦威也把中国公司变为亚太总部,钢琴从这里分拨至亚太各国,离岸业务也兴起,吴坚要分出更多时间来打理国际业务。

  钢琴从德国汉堡发往新西兰,凭海运提单等单据,就可以走企业开在上海自贸区的账户。这样两头在外的转口贸易,已占到施坦威亚太业务的三分之一。

  货物不再直进直出,在外高桥,贸易正从单一迈向复合,企业在变,园区也在变。去年,园区跨境电商单量完成290万单,成为当年上海增长最快的区域。

  在此基础上,浦东新区贸易便利化政策再次全力加速:2019年8月20日,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正式揭牌,临港这座距离上海市中心70多公里的浦东新城,在新一轮的对外开放中,将成为我国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。

 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吴晓华说:“制度最为开放的自贸试验区,以临港新片区为代表。现在中央能给的政策,能开放的都开放到位了,无以复加,实际上这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一个自由经济试验区,它大大拓展了传统的贸易领域,突破了贸易领域,已经到金融领域,投资领域,货币领域了。总书记对临港新片区就是要求全球资源配置中心,全球高端产业的引领之地,这才不辱使命,现在搭建了很好的基础。”

  浦东新区是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的代表,三十年来,它敢为天下先,敢闯敢试,创造了一系列的改革开放上的“全国第一”,已经搭建成了一个功能最为强大的现代化新城区的雄厚基础: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和科创中心核心区功能突出。

  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是30年前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全国第一个、也是唯一一个以“金融贸易”命名的国家级开发区。

  这天下午五点,交易室里突然情势大变。

  金融机构在央行的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将正式下调,这是时隔12年,央行首次下调这一利率。

  上海国际货币经纪有限责任公司交易总监陈力峰说:“央行的超储利率下降了之后,所有资产、价格、收益率应该在哪个位置上,达到一个新的市场均衡,是需要交易出来的。在外汇市场上也要去寻找,适应新的中美之间汇率水平。”

  一套手势、一通电话、一次点击,陈力峰帮助上海一家银行在北京金融街找到了合适的对手方。每天,数千笔资金和外汇业务在陆家嘴这个交易室中找到归宿。

  年轻的经纪人们一刻不停在进行交易,然而,老陆家嘴人都还记得,30年前,连最基本的美元兑人民币业务都要花去一个小时。人民银行上海总部的档案室中,留存了多张当年的影像。陆家嘴的开发起初并不顺利,许多金融机构不愿意过来,为了支持陆家嘴发展,1994年,人行上海总部顶住行业的质疑和压力,率先跨越了黄浦江。

  前花旗银行(中国)有限公司副行长裴奕根说:“开发开放浦东很重要的政策就是吸引金融机构入驻,人民银行进入这栋楼,起了很大的示范作用,做了领头羊,外资银行拿到人民币执照以后,也纷纷搬入陆家嘴。”

  2005年,在监管批准下,国内首批货币经纪业务在陆家嘴诞生了。第一年,20个人,每天几十笔交易。当时,内地金融市场开放有限,资本主要集中在香港,人民币对美元的资产和汇率的定价受到离岸市场等影响很大。陈力峰去了一次香港,看着离岸市场繁忙的景象,心里觉得很羡慕。

  陈力峰说:“香港的交易室里人声鼎沸,挤挤嚷嚷,好多好多产品,好多好多部门。我们这边是稀稀落落,就一个小桌子。我们曾经在2007年想过,什么时候能够像香港那样,热闹非凡,从早忙到晚。”

  回头再看,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金融业的持续开放回答了陈力峰这个问题。从跟随到主导,用了十年时间。2017年的陆家嘴,已经取代香港成为全球人民币资产定价中心,国内银行间市场成交量在那十年中超过百倍,到了去年,成交总额更是已经超过1430万亿元人民币。

  1992年,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园,一出生便高速成长;直至今日,总面积约95平方公里的张江科学城,已跃然浦东中部,活力四射。在很多人心目中,张江最出名的是什么?药品、芯片、机器人?其实,这些都出自“张江男”。

  无数个早晨,潘晶都背着电脑包,坐着2号线,融入行色匆匆的人群。地铁站是很多“张江男”认识张江的第一站。在张江多年,他已经是一家初创公司的负责人,却依然保留着一些初到张江的习惯。

  一串串神秘的数字,成就了很多“张江男”对生活的创造。在潘晶的创业历程中,他和工程师们写下的每一串代码,在不断挖掘、完善着医疗机器人的功能。

  在张江,很多年轻创业者都有共同的出身:码农。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生廖春元,从美国硅谷回国后,选择在浦东创业。廖春元的“亮风台”,成立于2012年,那时候人们对于AR技术,还知之甚少;而现在,它已被用于教育、工业、娱乐等领域,提高了产业效率,也丰富着我们平常人生的体验。很多人觉得"张江男"只懂机器,却经常忽略了他们的“文艺心”。作为理工科高材生,廖春元的最大爱好却是集邮,正是这些方寸世界,给他注入灵感,专注于AR的研究。

  的确,很多“张江男”的思维方式,就是把自己相信的事情让大家看到;创新型的企业,有个共同点,就是挖掘未来的需求。潘晶的消毒机器人,已进入很多医疗机构的重症监护室、手术室,在这次抗击新冠疫情中更是表现出色,它们把人从某些高风险的场景中解放出来。

  一起写代码,一起吃盒饭,张江的科技创业公司,加班很常见,对于技术革新,“张江男”们比谁都敏感,在他们的努力中,张江的每个角落,都可能诞生改变人们生活的药品、芯片、仪器……这个充满符号性的人群,正在将智力变成资本,用科学创造生活。

  以张江高新区为代表的一批创新平台和创新基地,使浦东新城区成为创新要素集聚最为活跃的一个发展高地, 园区内拥有从业人员44.8万人,博士6000多人,硕士4.3万, 200多个创新药物在这诞生。 同时拥有超过400个在研药物品种, 这里生产的传感器芯片占全球25%, 智能卡芯片占50% ,代表着活力和梦想的张江人,正把高科技带向新的下一个“浦东三十年”。

  三十而立从头越。在新的国际形势和竞争中,中央在浦东新区启动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,这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大改革举措,为新时代浦东发展,安上了强劲有力的“发动机”。

  浦东30年的变化,一个是速度快,一个是质量高,而这来源于不断的机制体制创新,来源于敢闯敢试、自我超越的精神。浦东的发展,在于窗口作用、示范意义,在于排头兵的作用。从全国第一个新区、第一个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到第一个自贸区,浦东30年开发开放的每个关键节点上,都能看到国家重大改革开放的措施。现在浦东的许多创新成果都已在全国复制推广。下一步浦东还将多措并举,引领新一轮开放,打造首创性改革策源地。三十而立,改革开放再出发。未来的浦东,将会书写更多传奇,创造更多辉煌。